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被奸淫的骚货
被奸淫的骚货

被奸淫的骚货

陈三利因为伤害罪,被判有期徒刑三年零两个月。今天是9月4日is198,正是他刑满出狱的日is198子。
-
-  出狱的时候,监狱长对陈三利说:“三利出去好好做人,别再进来了。”陈三利对监狱长说道:“谢谢监狱长这几年对我的教育,我一定回去好好做人,不再给政府添麻烦。”说完大步走向城里。-

-  陈三利原先是木材厂的一名工人,由于整日is198与人打架斗欧,被单位开除。被开除后,陈三利就跟社会上的哥们儿混着,由于他身手不错,很快的在小混混里出了名,成了一个组织的主干is198成员。一次与人打架,把人捅倒在地。因此被判了三年徒刑。这回出狱,决心重心做人,不让监狱长失望。-

-  陈三利回到家后,就回处求职,可是每当用人单位,知道他是刚放出来的老改犯。谁也不敢用他,他找了十几家单位,结果一无所获。陈三利有些灰心了,他又想到社会上混去。那样既威风,还有好吃好喝,总比在家呆强。-

-  正想着,突然听见敲门声:咚、咚、咚,接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:“有人在家吗?”陈三利警觉的问到:“谁呀?”外面的人说到:“我是这儿的片警,这是陈三利家吧。”陈三利赶紧开门说道:“是陈三利家,我就是陈三利。”-
  片警道:“监狱长很关心你的生活,听说你找了好几家单位,可是没有人用你。怕你再次走上歪路,所以托我给你找个工作,我跟表哥说好了,让你开出租车。”这是三千块钱,你先拿考个驾证。回头挣钱了,再还我。-

-  陈三利赶紧把钱放到片警手里说到:“你们也不容易,我怎么好意思拿你们的钱。这钱你拿回去吧。”片警说:“你拿着吧,这又不是给你的。你有钱了还得还我呢。好了就这么招了。我也该回去。”说完,骑着自行车走了。
--
  陈三利拿着这三千块钱,心情很是沉重,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。心想:这次再不好好做人,如何对得起监狱长。第二天,陈三利拿着钱去交警支队,考驾证。过了一个月,驾证拿到手了。就给片警的表哥,开出租车。-

-  没用上一年,就把钱还上了,还挣了不少钱。口袋里有了钱,心情也是很不错。嘴里叼着烟,轻松的开着车。开上出租车后,陈三利常常能到自己以前的哥儿们。那些小混混见到陈三利后,对他笑嘻嘻着说:“三利哥,出来了。为了个婊子,蹲大狱,他妈的不值呀。”陈三利无奈的苦笑一声。
-
-  过了一段时间,江城发生了,多起出租车被一神秘女郎敲诈的事件。据说是:一貌美女郎,上车后,坐了一段路,就开始在后面脱衣服,脱的只剩下胸罩和三角内裤。然后威胁出租车司机,如果他不给钱,就告他强奸。反正都脱成这样了,让人看见,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呀。
--
  陈三利听说了,心想:现在这世道人为了钱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。陈三利叹气道:“唉,这事最好别让我碰上,要不然这点钱,还不得都让那骚娘们儿给弄去了。我还得吃饭呢。不知不觉的点燃了一根烟吸了起来。随手把录音机打开,一边听着音乐,一边开着车。-
-
  突然间,晴朗的天空,变得阴暗起来。不大一会儿,小雨开始稀稀拉拉的下了起来。陈三利觉得车里有点闷,打开了车窗透透风。正开着,发现前面有一穿红衣的女子,在招手。陈三利急忙把车驶到那女子身旁,打开车门,让穿红衣服的女人上车。等那女子上车后,陈三利问到:“小姐去哪?”
-
-  那女子说道:“就到新月园歌厅吧。”陈三利心想:这是可是好活呀,这趟下来,还不得挣个三十、五十的。正想着,听到后面的那个女子在叫他,陈三利从观后镜中一看,那女子已经脱的就剩下胸罩和三点内裤了。那女子有些得意的淫笑着说:“大哥,把身上钱都给我。要不然,我就要喊人了。你看我都脱成这样了,被人看见,你还不就是强奸犯一个。陈三利一听,心想完了,他妈的点子真背,刚才怎么忘了这茬了。唉,怎么让这个淫妇上了车呢。心中不住的懊悔。思量着如何解脱这事。-
-
  那女人看他有些发呆,就叫到:“快点给钱,老娘没时间跟你耗着,你要是不给钱,我就喊人了。”这时陈三利有点清醒过来,陈三利低着头正要上车盒里拿钱,一下看到了录音机,心想有法子了。一边偷偷打开录音机,一边套着小姐的话。
--
  陈三利就对那女子道:“小姐,我这也是刚出车,没挣几个钱,怎么给你呀。”小姐道:“我不管,你不给钱就喊人了,就说你强奸我,看谁相信你。”陈三利说:“这样吧,我回家去取点钱给你。”小姐说:“你家在哪。”陈三利道:“我家就是这不远的地方。”小姐说:“好吧,快去。”陈三利加大了油门,不大的功夫。就到了家,陈三利把小姐叫进屋,让她先坐一会儿。这就去给她拿钱。
-  小姐坐在屋里,一看,他破破烂烂,连个像样的家俱也没有,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小电视外,也没有玩意儿了。这时陈三利从外面回来了,他点了一根烟,看着那女郎发觉有点面熟。好像在哪里见过。只是有些想不起来,他又仔细的瞧了瞧。看到那女子额上有一颗痣,明白了。陈三利渐渐的想起来了——
--
  时光倒转:1990年,陈三利正是风光无限之时,他是黑社会里一个很有能力的干is198将。一天晚上,无聊。自己就去一家歌舞厅,去跳舞。他坐在沙发上,看着舞池里,跳舞的男男女女。突然发现有一小女子,长得是分外妖娆,身穿一套白色的无袖连衣裙,就像仙女下凡一般。陈三利急步走上去,对那小女子说:“小姐跳支舞好吗?”那女子点了点头。陈三利搂着那小女子细细的瘦腰,在舞池中跳了起来。那女子把头放在陈三利的胸口上,胸部紧紧的贴在陈三利的身体。陈三利忽然间有种冲动的感觉。
-
-  陈三利手也不断地那女子身子乱摸着。不大一会,那女子嘴里低声喃喃的呻吟着。陈三利感觉她好像是个小姐,心想这小美人长得不错。不上了她,有些可惜了。于是拉着她的手说:“我们出去走走?”那女子轻点了一下头,把头倚在他的肩上。随他走出了舞厅,来到了离此不远的公园里。陈三利和那女子走到一颗大树下,互相吻了起来。吻了一会,那女子伸手去抚摸陈三利的阳物。
-
-  陈三利瞬间欲火高涨,他三下五除二的脱下了裤子,那女子也胡乱的脱着衣服。当陈三利正要和那女子发生关系的时候,突然从旁窜出两个人来,吓了他一跳,他打量一下来人,一个瘦高个,身穿花格衬衣。一个胖矮个,穿着半截紧身T 恤。那高个男子道:“XX妈的,你他妈的想死呀。竟然敢玩我妹妹。”陈三利一看不好,连声道:“大哥,小弟错了,我不知道她是大哥的妹妹,要不我也不敢呢。”那矮个男人又道:“你玩我大哥的妹妹,你说怎么办。”陈三利说道:“两位大哥,小弟明天在威亚酒楼做东,给两位大哥陪个不是,还不成吗。”-
  那高个男子道:“这样吧,你玩我妹妹,你就得出点血。”旁边矮个的男人也随声附合着说:“对,大哥让他出点血。我看让他拿个三千,五千的做个补尝费得了。”陈三利一听,顿时明白了,那女子根本就不是他妹妹,是托。借此来敲诈他。这种小把戏,自己以前也玩过。-
-
  陈三利心里有底了。对高个男子说道:“大哥,小弟没那么多钱,我身上就几百块钱,你要是要我就给大哥了。”旁边矮个的男子道:“大哥不能便宜这个小子,怎么也得三千块钱。”陈三利一听,顿时,怒从心中起,恶从胆边生。一把无名火从心中熊熊燃起。陈三利不由的把手伸进裤袋,握住随身带着的弹簧刀。冷笑着说道:“两位大哥,小弟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,有种你就来拿。”
-
-  旁边矮个男子,一个箭步冲了去,正要挥拳去打陈三利。陈三利眼明手快,一刀下去,把矮个男子捅倒在。高个男子一看不好,拔出身后的菜刀跟陈三利打了起来。一阵刀光血影,只见两人浑身都是刀伤,像个血人一样。那女子一看矮个的男子倒下了。急忙大喊起来:“杀人了,杀人了。”不大一会,警车蜂涌而至。把陈三利和高个男了抓了起来,把矮个男子送到医院去。后来一审,陈三利因伤害罪,被判了刑。
-
-  那女子看到陈三利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心里有些发毛。随后道:“你赶快给我钱,要不我就喊了。”陈三利说:“你别急呀,先让你听听这个。”说着,把录音带放进录音机里,里面听起了,刚才他们的对话。那女子一听不好,撒腿就跑,陈三利早有防备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使劲一推。那女子被推倒床上。
-  陈三利上去就给个她几个嘴巴子,嘴里狠狠的骂到:“你个臭婊子,贱货,让大爷我蹲了三年大牢。”那女子被打的泪水在眼圈中直转。嘴里说道:“大哥你认错人了。”陈三利道:“认错人,你那颗痣,让我想起来的,你难道就忘了三年前,公园里的血战了吗?”那女子隐隐约约回忆起当年的事。害怕地说道:“大哥,你饶了我吧,我也是被逼的,要不我就入你的码头也行。”是呀,像她那样的女子,在组织里就是一个小贱妇,谁想玩她都可以。她也是身不由已,才会跟别人去敲诈。
--
  后来,那两个打手进去了。她也就自己单干is198了。陈三利狠狠的说道:“饶了你,三年前,你饶过我吗,要不我能蹲三年大牢吗。”说着,骑在那女子的身上,亲着她娇嫩的脸,手也不断的玩弄着她的乳房。那女子躺在床上,泪流满面,心想这事无可避免,只得任他胡为。陈三利一边玩弄着,一边说:“臭婊子,你不是喜欢脱衣服吗,快点把衣服脱了,省着大爷费事。”那女子流着泪,把衣服脱了精光。-
-
  陈三利上去,把她按在床上,把鸡巴插进她的下身,疯狂的猛刺着。那女子痛苦着在下面扭动着娇小的身躯。不一会,陈三利渐渐达到了极度快感,下身一抖,一股精液射了出去。完事后,把鸡巴伸到,那女子嘴边。让她舔净龟头的精液,那女子被逼无奈,只得用樱桃小口把陈三利鸡巴上精液舔净。-

-  舔完后。陈三利道:“你把你的家庭住址,父母姓名单位,还你的资料全都写出来。以后我有需要,你要随叫随到。”那女子写到:自己叫春虹,26岁,无职业。还把父母的资料也写完了,陈三利说:“你走吧,以后你要随叫随到,你要是表现的好,我就把带子还给你。不然,你就等着蹲大牢吧。”
-
-  春虹听了,面无表情的离开了陈三利的家。这些都能怪谁呢,这就是一步走错,就会一错再错。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,已是百年头。
-
-  又过了几天,一日is198晚上陈三利觉得无聊,就把春虹招来,陪自己快活快活。陈三利躺在床上,等着春虹,不大一会,春虹打车来到陈三利的家里。三利一看,春虹穿的是格外妖艳,上身穿着超短裙,下面穿着吊带丝袜,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。-

-  三利道:“来吧,春虹。”当年我就看你不错,谁想三年后才能如意呀。来来来,上床来。-

-  春虹露出一丝苦笑。爬上了床,三利道:“来先给大哥我,吸吸老二。”春虹撅着屁股,跪在床上,露出了粉红色的内裤。春虹用嘴含起三利哥的阴茎,用舌尖,不断的挑逗着他的龟头。手还轻轻的握住三利哥湿滑的睾丸,来回搓磨着。三利哥的阳物在春虹的刺激下,不断扩张。-
-
  刹那间,阳物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棍变得软中有硬。一股股又麻又舒服的感觉不断的传来,三利哥躺在床上,享受着春虹的按摩。不大一会,龟头上的兴奋达到极限。三利哥顺势更抽动两下,一股浓厚的精液,狂射出来。春虹不敢躲避,只得用嘴把精液,吞食下去。三利哥坐起来,把春虹拉过来说:“你这么漂亮,为何要做那些事呢。”春虹说:“我本来是一高校的学生,后来一天被人强奸了,从此就不上学了,在社会上混着,所以才落到今天的地步。”
-
-  三利哥听了,有点过意不去。用手抚摸着她的乳房,她娇柔小而又富有弹性的乳房,在手里捏着,有种说不出来感觉。三利哥的手不断下滑,轻轻的用手指刮裟着,春虹美白的大腿。随后又渐渐向下身摸去。三利哥用手指轻轻拨弄着春虹的阴唇,并不时的向阴道深处滑去。春虹在这刺激下,嘴里发出轻声的呻吟:“嗯——嗯——嗯——!!”阴户里流了少量的爱液。
-
-  玩弄了一会,三利哥把头探到春虹的下阴,用嘴吸吮着她的阴唇,并用舌尖不断的刺探着阴唇里的褶皱,春虹阴户的爱液越流越多,三利用嘴恣意的吸食着。下体的阴茎渐渐地就坚挺起来。三利哥把春虹的双腿分开拉向自己,然用把龟头在春虹的阴户轻轻的磨擦着。春虹渐渐的有些着了迷。恣意的狂扭下身,下身里渴望有东西填满它,塞满它。
--
  三利哥玩弄了一会,猛的把鸡巴狠狠的插进去。春虹痛叫一声:啊——!!紧接着,三利哥开始疯狂的抽动着自己的鸡巴,春虹也随抽动的节奏,来回晃动着,使阴户更好的迎向它。渐渐的高潮不断的涌上二人心头。经过一翻巫山云雨之后,三利哥一泄千里。春虹也在高潮后,不由自主的抽搐着下身。
--
  第二天早上,三利哥对春虹说:“这个带子给你,以后我们互不相欠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春虹接过带子,向三利说了声:“谢谢三利哥。”穿上衣服离开了。陈三利躺在床上想,这难道是缘份?